环亚ag88国际厅网址

  • <tr id='w7iIIC'><strong id='w7iIIC'></strong><small id='w7iIIC'></small><button id='w7iIIC'></button><li id='w7iIIC'><noscript id='w7iIIC'><big id='w7iIIC'></big><dt id='w7iIIC'></dt></noscript></li></tr><ol id='w7iIIC'><option id='w7iIIC'><table id='w7iIIC'><blockquote id='w7iIIC'><tbody id='w7iII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7iIIC'></u><kbd id='w7iIIC'><kbd id='w7iIIC'></kbd></kbd>

    <code id='w7iIIC'><strong id='w7iIIC'></strong></code>

    <fieldset id='w7iIIC'></fieldset>
          <span id='w7iIIC'></span>

              <ins id='w7iIIC'></ins>
              <acronym id='w7iIIC'><em id='w7iIIC'></em><td id='w7iIIC'><div id='w7iIIC'></div></td></acronym><address id='w7iIIC'><big id='w7iIIC'><big id='w7iIIC'></big><legend id='w7iIIC'></legend></big></address>

              <i id='w7iIIC'><div id='w7iIIC'><ins id='w7iIIC'></ins></div></i>
              <i id='w7iIIC'></i>
            1. <dl id='w7iIIC'></dl>
              1. <blockquote id='w7iIIC'><q id='w7iIIC'><noscript id='w7iIIC'></noscript><dt id='w7iII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7iIIC'><i id='w7iIIC'></i>
                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
                當前位置: 主頁 > 讀者文摘 > 生活 > 老狗阿柴

                老狗阿柴

                時間:2019-10-08 作者:未詳 點擊:

                  阿柴的命運似乎已經註定,接到父親的電話後,我匆忙結束行程,從杭州趕回了家。打開屋門的那一刻,阿柴的眼睛裏閃動著驚喜,它想站起身,卻已經無能為力,它仰起鼻子,輕嗅著我的氣息,神色親近而又疲憊。我端過食盆,在它面前放下,它緩緩地吃了兩口後,用前腿將食盆扒到了一邊。父親說,這是三天來,它吃得最多的一次,它理解了我的心意,只是再也無法順從。
                  
                  12年前,在城西農貿市場外,我們第一次相遇。阿柴蜷縮在男人腳邊的竹籃裏,黑色的皮毛熠熠生輝,當我路過時,它蹣跚著步子朝我跑來。我花了二十塊錢,將兩個月▓大的它帶回了家,父親在院子的一角,為阿柴安下一個家。在這片寧靜的天地裏,阿柴成了我的夥伴,也從四肢柔弱的小狗,走到了垂垂暮年。
                  
                  阿柴乖巧伶俐,當我吼電話或大聲說話時,它會站在房間門口,轉動著腦袋,仔細觀察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值不值得它挺身而出。當我做作業時,虛掩的門縫裏露出一雙烏黑的眼睛,它在窺視,好像對人類的世界充滿了好奇。母親做飯時,阿柴喜歡趴在廚房外等待,它從不主動討要,對於欲望,總是盡力壓制,它明白,只有這樣才能保住自尊。前門的秀阿婆喜歡逗它,每次路過,阿柴都會歡快地在她門口轉幾圈,這是一種報答,是對於善意的回應。
                  
                  我一度認為,阿柴是條完美的狗。在它身上,沒有明顯的缺點,我們以誠相待,親密如一家人。我不甘心眼睜睜地看它離去,所有的可能都想嘗試一下。父親發動了摩托車,我坐在後座,將阿柴抱在懷裏,奔往了畜牧站。後街很靜,經過市河邊的道場山時,阿柴突然擡起了頭。這是我們常去的一條河,清澈的河水裏裝滿了美好的回憶。
                  
                  但飽滿的回憶,終究抵不過蒼白的現實。畜牧站的老劉看過化驗單後,搖了搖頭,阿柴虛弱的身體已經無法再承受任何藥物,它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十二歲的狗,相當於人類的七八十歲,我沒有辦法再留住它。它的生命,不由自己掌握,也不在醫生手裏,操控這一切的,好像是某種我們所不能理解的力量。
                  
                  我凝望著眼前的阿柴,心裏酸楚而無助。我由衷地覺得,生命的本質其實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被賦予的角色。作為一條狗,阿柴成了我的玩伴,並遵照這一角色的要求,盡職盡責地走完了一生。這期間,它既無刻意排斥,也無隨意氣餒,而是坦然接受了命運的安排,每日除了吃飯、睡覺和玩耍外,再無他求。
                  
                  筵席終歸要散去,我不得不放下緊攥的雙手了。阿柴躺在我懷裏,兩眼望著我,沒有絲毫恐懼,對於眼前的世界和那個將往的別世,它並不認為兩者有什麽不同。我們該與阿柴道別了,在最後的記憶裏,它收下了我全部的愛,可以安心地去往自己的永生▓之地了,那裏山林蔥郁,湖水澄凈,只要一顆星星,就能照亮整個夜空。“我們喝一杯吧,為踏上新旅程的阿柴祝福!”我提議道。父親點點頭,也舉起了酒杯。對於苦難的容忍程度,父親一直在我之上,對█於幸福的感受,也是如此。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