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代理

  • <tr id='tS54Ys'><strong id='tS54Ys'></strong><small id='tS54Ys'></small><button id='tS54Ys'></button><li id='tS54Ys'><noscript id='tS54Ys'><big id='tS54Ys'></big><dt id='tS54Ys'></dt></noscript></li></tr><ol id='tS54Ys'><option id='tS54Ys'><table id='tS54Ys'><blockquote id='tS54Ys'><tbody id='tS54Y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S54Ys'></u><kbd id='tS54Ys'><kbd id='tS54Ys'></kbd></kbd>

    <code id='tS54Ys'><strong id='tS54Ys'></strong></code>

    <fieldset id='tS54Ys'></fieldset>
          <span id='tS54Ys'></span>

              <ins id='tS54Ys'></ins>
              <acronym id='tS54Ys'><em id='tS54Ys'></em><td id='tS54Ys'><div id='tS54Ys'></div></td></acronym><address id='tS54Ys'><big id='tS54Ys'><big id='tS54Ys'></big><legend id='tS54Ys'></legend></big></address>

              <i id='tS54Ys'><div id='tS54Ys'><ins id='tS54Ys'></ins></div></i>
              <i id='tS54Ys'></i>
            1. <dl id='tS54Ys'></dl>
              1. <blockquote id='tS54Ys'><q id='tS54Ys'><noscript id='tS54Ys'></noscript><dt id='tS54Y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S54Ys'><i id='tS54Ys'></i>
                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
                當前位置: 主頁 > 讀者文摘 > 人生 > 去向

                去向

                時間:2012-03-22 作者:莫小米 點擊:

                  日寇就在山腳的公路上行進,與之平行的山道上,走著一群少年。峰巒巍峨,雲霧繚繞,林木蔥蔥,夕陽金輝裏,現出天國般境象。少年駐足驚嘆:“好一派河山!”

                  70年過去,這群人,都垂垂老矣,可少年流亡的情景一如昨天。因身處險境,更添浪漫奇幻。其中一人打開記憶閘門,響應紛紛。

                  作為一個編輯,我聽到了很多親歷者的講述,於是我知道,那群少年,最終走向了哪裏。

                  其中最悲壯最浪漫的,是輾轉走到了昆明,就讀西南聯大、加入中國共產黨並在新中國建立之前為理想捐軀的江文煥,其時他的妻子程正迦不到30歲,他的兒子1歲。他去出席一個會議,在船埠頭與妻兒告別,即為永別。

                  江文煥給妻的信,如今陳列在杭州雲居山革命烈士紀念館,已經90高齡的程正迦,在福利院的輪椅上,唱起當年丈夫唱給自己的情歌:you are my sunshine / my only sunshine(你是我的陽光/我唯一的陽光)……

                  其中最才華橫溢的,是背著《綜合英漢大詞典》走到大西南,就讀政治大學,因挑戰專橫的學校訓導長被開除,抗戰勝利後考入《大公報》並被派駐香港,最後成為一代大俠的金庸。

                  其中人生相對比較平穩的,是金庸的█同窗好友、現居杭州的退休中學教師王浩然。

                  其中最坎坷、最倒黴的,是王家寶大爺。流亡路上,只因那個地方有書讀有飯吃,還有可能實現他小時候當將軍的夢想,他和幾個同學一起去了貴州息烽,一腳踏進了培養軍統人才的中央警官學校。

                  他算得機警,想及早▓抽身,也得到了主管毛人鳳在辭職報告上的批示“如擬”,他天真地以為自己離開了軍統,誰知一輩子都躲不開,坐牢,下放,沒有公職,現年90歲了,依然沒有養老保障。

                  一樣的年輕,一樣的出發,其去向和終點,當初誰能料及?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