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电子游戏娱乐官网

  • <tr id='0t0cLy'><strong id='0t0cLy'></strong><small id='0t0cLy'></small><button id='0t0cLy'></button><li id='0t0cLy'><noscript id='0t0cLy'><big id='0t0cLy'></big><dt id='0t0cLy'></dt></noscript></li></tr><ol id='0t0cLy'><option id='0t0cLy'><table id='0t0cLy'><blockquote id='0t0cLy'><tbody id='0t0cLy'></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t0cLy'></u><kbd id='0t0cLy'><kbd id='0t0cLy'></kbd></kbd>

    <code id='0t0cLy'><strong id='0t0cLy'></strong></code>

    <fieldset id='0t0cLy'></fieldset>
          <span id='0t0cLy'></span>

              <ins id='0t0cLy'></ins>
              <acronym id='0t0cLy'><em id='0t0cLy'></em><td id='0t0cLy'><div id='0t0cLy'></div></td></acronym><address id='0t0cLy'><big id='0t0cLy'><big id='0t0cLy'></big><legend id='0t0cLy'></legend></big></address>

              <i id='0t0cLy'><div id='0t0cLy'><ins id='0t0cLy'></ins></div></i>
              <i id='0t0cLy'></i>
            1. <dl id='0t0cLy'></dl>
              1. <blockquote id='0t0cLy'><q id='0t0cLy'><noscript id='0t0cLy'></noscript><dt id='0t0cLy'></dt></q></blockquote><noframes id='0t0cLy'><i id='0t0cLy'></i>
                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
                當前位置: 主頁 > 讀者文摘 > 人生 > 百萬年之前

                百萬年之前

                時間:2019-10-08 作者:未詳 點擊:

                  我不愛看山。因為少時去過珠穆朗瑪、喀喇昆侖、岡底斯三山交界的高原,摸過萬山之父的▓腦門,便對其他的山都看得淡了。對於漓江那種纖巧若斷的石柱,雖覺秀美,卻不敢在山▓的範疇裏恭維。竊以為一個人若真沒見過魁偉峻拔的大峰大壑,以為這石林就是山的精髓了,實在是山也是人的悲哀。
                  
                  但是白面山你卻是非看不可的。廣西柳州的朋友說。因為那山裏有座白蓮洞。
                  
                  洞也不看。我決絕地說。我知道每一個供參觀的石灰巖洞穴,都被千篇一律的霓虹燈分割得支離破碎,無知的巖柱被強行賦予牽強的想象。億萬年的枯寂被紛沓的腳步擾亂,我們既喪失了遠古也丟掉了現實。在看了許多大同小異的洞穴之後,我不願再浪費時間。
                  
                  白蓮洞是中國唯一的洞穴博物館,是古人類“柳江人”生活的地方。朋友鄭重告知。
                  
                  那一瞬,凜然一震,好像有個聲音在九霄之上呼喚。人們對於祖宗有一種天然的敬畏。我走上白面山。白面山位於柳州東南十二公裏處,海拔二百多米。(好矮!冤)山中有個巖廈式的洞穴,就是白蓮洞。洞下有水澗,暗河匯入柳江。
                  
                  白蓮洞十分寬敞,上下共六層。空氣從看不見的空隙流動,像北京通風設備良好的地鐵車站。
                  
                  據一九八四年柳州環境保護所進行的大氣監測,當時洞外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濃度接近二級,而洞內則為一級。也就是說,洞內的空氣比外面新鮮了一倍。這原因大概是奇妙的石灰巖像濾█紙一樣過濾了空氣中的雜質,使空氣如蒸餾水般潔凈。據說預備在洞裏建一個療養院,專門治療氣管炎、高血壓,療效顯著。
                  
                  有據可查的是抗日戰爭時柳州淪陷,一萬多難民避於白蓮洞內。日本人用辣椒燒成煙,呼呼地往洞裏灌,想逼著人們出來就範。沒想到白蓮洞內的空氣四通八達,難民們連個噴嚏都沒打。
                  
                  洞內有幽深的溪水,聽說棲息著盲魚,因為深不見底,且沒有捕撈的工具,所以我們無緣得見這種因久居地下而失明的水中動物。
                  
                  瀏覽路程長達一千七百八十米,途經大名鼎鼎的蝙蝠廳。那廳高大如禮堂,導遊一道閃電般的光柱打上去,只見天花板上懸掛著無數黑色的燈罩。燈光驚擾了它們,成千上萬的蝙蝠憤怒地拍打著巖壁,倒懸著發出老鼠一般詭譎的叫聲。一群群的蝙蝠扭結在空中的形象醜惡而恐怖,我在驚愕之後,想到的是馬上逃開。
                  
                  這樣我就脫離了大隊人馬,獨自一個人在幽暗的石洞中徘徊。
                  
                  四周靜籟,聽得見地下水從石灰巖乳頭上滴落的聲音,要好久好久才會聽到一聲,細碎得如同地球深處的嘆息。
                  
                  我在白蓮洞口的一側,看到了古人類生活過的遺址,那是尖銳的人齒化石、像年輪一般的灰燼殘骸,以及光滑的打制石器片段……最使人感到親切的是,在未燃盡的篝火四周,有一片遺留的空螺螄殼。
                  
                  古人也像我們一樣愛吃這種美味的小食品。
                  
                  我站在那裏,有輕風像羽毛一般從鬢邊刮過。洞口的光亮和背後的蝙蝠的鳴叫使我的思緒忽明忽暗。我想這番景色一定進入過一位祖先的眼簾,他或者她身材矮小但是步履矯健。他們高聳的眉骨像屋檐一樣遮擋著南國頻發的雨水,深陷的眼窩裏閃動著褐色的堅毅……他們一定有過恐懼也一定有過歡欣,他們一定也曾希冀也曾懊喪。他們一定痛恨過蝙蝠卻又驅逐不去,他們一定喜歡過太陽卻又無法將它摘下來保存。他們一定在吃螺螄的時候不斷開動腦筋,才有了今日街上膾炙人口的螺螄粉。他們一定代代口耳相傳,才編織成白蓮洞的美麗傳說……他們一定在獵殺的勞累後思索過明天的衣食,他們一定在饑餓的痛苦中幻想過無憂無慮的享受,他們一定面對驟逝的同伴驚嘆生命的無常,他們一定眺望蒼茫的曠野意識到宇宙的永恒……
                  
                  突然感到刮骨療毒般的震顫——我到過這個洞穴,我曾在這裏生活。
                  
                  我站立過我此刻站立的這塊石頭,我呼吸過這種略帶清甜的氣息,我看到了億萬年前我留下的透明的腳印,我像看幻燈似的追蹤著以往走過的痕跡。
                  
                  我曾做過樹我曾做過鳥。我曾做過金色的麥穗▓和藍色的矢車菊。我做過烏雲鐵青色的邊緣,我做過鯉魚水泡似的眼睛……在巨大的循環中,老邁的柳江人的問號,始終像閃亮的金屬,沈澱在物質的原子核裏,圍繞著星群盤旋。
                  
                  我們每一個人,不過是生命鏈條中精致的小環。我們的利益已經極大豐富,我們的思索像鉆頭似的開鑿著世界之謎,比起遙遠的古人,究竟又深入了多少?
                  
                  我沈默著,覺得自己是一只小船,從遙遠的洪荒駛來,把樹葉一樣多的疑問,一代代傳下去。
                  
                  後面的同伴跟了過來,他們說:這裏是多麽美麗的風景,可以辦一處洞穴旅館,請人們來穴居,嘗嘗一百萬年前舊石器時代做人的滋味。
                  
                  我抱著雙肩,望著遠山,什麽話也沒說。一百萬年前,我們是什麽?那時候的天空一定比現在要清爽得多,像剛剛磕出的蛋清。我們已經比當年的柳江人多知曉了許多事情,但昔日襲擊過他們的苦惱,依然像蠶繭將我們包繞。他們憧憬過的一切已凝固在頭骨化石中,成為永恒的密碼。我們只有敲敲自己的頭顱,聽它發出鐘乳石一般激越的響聲。但人類思辨的浪花永不會停息,它們會濺濕每一顆睿智的額頭……
                  
                  終於一天,我們也將成為化石,唯有精神的財富駕著翅膀在洞穴中穿行。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