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官网手机版

  • <tr id='rWplQH'><strong id='rWplQH'></strong><small id='rWplQH'></small><button id='rWplQH'></button><li id='rWplQH'><noscript id='rWplQH'><big id='rWplQH'></big><dt id='rWplQH'></dt></noscript></li></tr><ol id='rWplQH'><option id='rWplQH'><table id='rWplQH'><blockquote id='rWplQH'><tbody id='rWplQ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WplQH'></u><kbd id='rWplQH'><kbd id='rWplQH'></kbd></kbd>

    <code id='rWplQH'><strong id='rWplQH'></strong></code>

    <fieldset id='rWplQH'></fieldset>
          <span id='rWplQH'></span>

              <ins id='rWplQH'></ins>
              <acronym id='rWplQH'><em id='rWplQH'></em><td id='rWplQH'><div id='rWplQH'></div></td></acronym><address id='rWplQH'><big id='rWplQH'><big id='rWplQH'></big><legend id='rWplQH'></legend></big></address>

              <i id='rWplQH'><div id='rWplQH'><ins id='rWplQH'></ins></div></i>
              <i id='rWplQH'></i>
            1. <dl id='rWplQH'></dl>
              1. <blockquote id='rWplQH'><q id='rWplQH'><noscript id='rWplQH'></noscript><dt id='rWplQ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WplQH'><i id='rWplQH'></i>
                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
                當前位置: 主頁 > 讀者文摘 > 人生 > 一口枯井和兩棵榆樹

                一口枯井和兩棵榆樹

                時間:2019-10-06 作者:未詳 點擊:

                  克孜█尕哈千佛洞僅有的兩棵榆樹生蟲子了,一種細長的毛毛蟲,把一棵樹的葉子吃光,往另一棵樹上爬。哪來的蟲子啊,這個寸草不生的幹谷,怎麽會有蟲子,方圓幾公裏都是光禿禿的石頭灘,蟲子咋知道這個山溝裏有兩棵榆樹呢。阿木提猜,蟲子可能是乘著拉水的車從村子裏帶來的,也可能是趴在人的脊背上來的。他的兒子阿不都熱和曼到縣城買農藥去了,再不把蟲子殺死,兩棵█樹就完蛋了。
                  
                  阿木提守護克孜尕哈千佛洞已經有十七年了,他剛來時,這兩棵榆樹還沒有一人高,是一個叫托乎提牙加甫的守窟人栽的,這個人為了排遣寂寞,就從村子裏扛來兩棵小樹苗,像在村子裏栽樹一樣,挖一個澆水渠溝,間隔兩米,把樹苗栽進去。可是,這可把麻煩栽下了,山溝裏沒有一滴水,用水都要到七八裏外的村子去拉。托乎提牙加甫沒看到樹苗長高就離開了佛窟,後來又從村子找了幾個看守佛窟的人,都是沒幹幾個月,耐不住寂寞,不幹了。
                  
                  但這幾個守佛窟的人都沒讓小榆樹旱死,到阿木提看守佛窟時,兩棵榆樹已經紮穩了根,但還是小小的。讓阿木提想不到的是,他在佛窟的十七年間,除了偶爾來遊客了招呼一下,其余最主要的工作竟是照顧這兩棵榆樹。現在榆樹已經有房子高了。這兩棵樹越大越依賴人,這麽多年,為了給樹澆水,一家人的精力都耗進去了。早些年用毛驢車拉水,後來家裏有了小四輪拖拉機,樹也長大了,一周拉一次,二百八十公斤的大桶,裝三桶水,勉強夠人和樹用一周。
                  
                  “我們現在害怕這兩棵樹了”,阿木提說:“它要再長大,我們就養活不起了。早年,樹小小的時候,我們盼著它快長,長大了好乘涼。可是,樹一年年長大,用的水也一年年增多,我們不敢讓它長了。我們養活了它十幾年,就跟我們的家人一樣了。”
                  
                  為了給樹澆水他們還挖了一口井。那是在1993年11月,父子倆準備█好繩索工具,開始在僵硬的幹土中挖井,挖到第二年3月,挖了二十七米深,挖出來的依舊是幹土,沒有一點有水的意思。
                  
                  現在,這口沒挖出水的枯井,也成了克孜尕哈千佛洞的文物,來看佛窟的人,都要到井█口探望一番。為防有人掉下去,井口釘了木板,封了。我和阿木提就蹲在井口的木板上,說著井和兩棵樹的事。阿木提不懂漢語,他看我拿著本子和筆,就知道我要問樹和井的事。我又問了兩句有關佛窟的事,阿木提望了望我,可能他覺得,佛窟的事,應該文管所的人說,他只知道樹和井的事。
                  
                  看來佛窟的事阿木提確實說不清楚,他只知道看護好佛窟。早先文管所每月給他發四百三十二塊錢,現在漲到六百塊。樹不是文物,沒有護養費。它的成長與死活只有阿木提一家人操心了,樹不可能在幾十米厚的幹土層中找到水分。它們長得越大,耗水越多。這是永遠要靠人養活的兩棵樹,阿木提一家每年從兩棵樹上的收獲僅僅是,秋天樹葉黃落了,阿木提把葉子掃起來,裝大半袋子,扔到拉水的拖拉機上,捎回家餵羊。有時風把落葉刮到荒山坡,樹下剩稀稀拉拉的幾片,阿木提也就不掃了。阿木提一家也不富裕,能把這兩棵樹養到啥時候,也不知道,也許過幾年我再來,樹死了。也許沒死,還長高了一截子。佛和這兩棵植於幹土中的樹一樣,都需要人養。佛在庫車被供養了一千多年,人們不再供養它的時候,剩下山體上千瘡百孔的佛窟。樹也一樣,你把它植在不適合生長的幹土中,你就得去養。養到養煩、養不起、沒人養了,也就死掉了。
                  
                  但願克孜尕哈千佛洞的兩棵榆樹不會死掉。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