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博娱乐

  • <tr id='fgfJaM'><strong id='fgfJaM'></strong><small id='fgfJaM'></small><button id='fgfJaM'></button><li id='fgfJaM'><noscript id='fgfJaM'><big id='fgfJaM'></big><dt id='fgfJaM'></dt></noscript></li></tr><ol id='fgfJaM'><option id='fgfJaM'><table id='fgfJaM'><blockquote id='fgfJaM'><tbody id='fgfJa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gfJaM'></u><kbd id='fgfJaM'><kbd id='fgfJaM'></kbd></kbd>

    <code id='fgfJaM'><strong id='fgfJaM'></strong></code>

    <fieldset id='fgfJaM'></fieldset>
          <span id='fgfJaM'></span>

              <ins id='fgfJaM'></ins>
              <acronym id='fgfJaM'><em id='fgfJaM'></em><td id='fgfJaM'><div id='fgfJaM'></div></td></acronym><address id='fgfJaM'><big id='fgfJaM'><big id='fgfJaM'></big><legend id='fgfJaM'></legend></big></address>

              <i id='fgfJaM'><div id='fgfJaM'><ins id='fgfJaM'></ins></div></i>
              <i id='fgfJaM'></i>
            1. <dl id='fgfJaM'></dl>
              1. <blockquote id='fgfJaM'><q id='fgfJaM'><noscript id='fgfJaM'></noscript><dt id='fgfJa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gfJaM'><i id='fgfJaM'></i>
                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
                當前位置: 主頁 > 讀者文摘 > 人生 > 跨界的人生才有趣

                跨界的人生才有趣

                時間:2019-10-04 作者:未詳 點擊:

                  工作時,他是不茍言▓笑的博士生導師、中科院半導體材料科學重點實驗室主任、973項目首席科學家;閑暇時,他是桀驁不馴的文藝青年,一把吉他在手,寫詞、譜曲、彈唱▓樣樣精通。一曲李白的《將進酒》被他演繹得蒼茫奔放,引來一眾網友的熱捧:“原來科學家也可以這麽感性。”這個能在迥異而交融的人生中行走自如,自得其樂的跨界牛人就是陳湧海。
                  
                  1986年,陳湧海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那時民謠剛剛興起,校園裏背著吉他自彈自唱的文藝青年隨處可見,那種淡淡的憂傷與哲思瞬間感染了陳湧海,開學沒多久,他便買了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翠鳥”。
                  
                  彈著“翠鳥”,陳湧海結識了許多誌同道合的朋友。結束一天的緊張學習後,他和朋友們相約來到北大圖書館東邊的草坪上唱歌。如水的夜色下,崔健、鮑勃·迪倫、尼爾·楊是聊不盡的話題,心中對理想、國家和人民命運的關切似乎都在歌聲中得以宣泄。
                  
                  陳湧海格外鐘情搖滾。1991年,他參加大學校園創作歌曲交流會時認識了█北大新生許秋漢,幾個同道中人一拍即合,立馬組建了未名湖樂隊。第一次登臺唱歌,因為他█的南方口音,臺下的觀眾大聲起哄:“聽不懂,下去!下去!”他橫眉怒對:“聽不懂就出去!”搖滾的豪氣與熱血仿佛已刻在他的骨子裏。自那之後,唱歌、寫歌,成了他學習之余最重要的生活方式,一個理科男內心無法傾訴的情緒與心結,借著音樂一股腦地倒出來。
                  
                  “我是典型的無話可說者,我只盛開米粒大的花兒,只有片刻的芬芳。”1995年,北大的音樂“同道”們在錄制的音樂合輯《沒有圍墻的校園》中收錄了陳湧海兩年前的作品《廢墟》,那時的他已經從北京科技大學碩士畢業,正在中科院半導體所攻讀博士學位。
                  
                  畢業後的陳湧海留在了半導體所。從事科研多年,他的工作非常忙碌。既要指導研究生做實驗,閱讀科研文獻,準備項目材料,還要接待國內外來訪學者,處理各種與實驗管理相關的雜事。但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拿起▓吉他,高歌一曲。有朋友調侃他唱來唱去就那麽幾個調調,他卻呵呵一笑,“做不了刀子,也要做刀把子。哪怕做生銹的、鈍刀的刀把子,也要跟刀子在一起。”
                  
                  《將進酒》是陳湧海幾年前譜的曲。一次,他和朋友楊一一起去看望藝術大家錢紹武。聊到盡興處,他不禁坐在大廳的紅木桌上,慷慨激昂地自彈自唱起來,“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錢老先生擊節頷首,陶醉其中。楊一拍下這段視頻發到網上,陳湧海頓時成了名人。一時間,“搖滾博導”“科學家樂手”的名號紛至沓來。
                  
                  這之後,許多歌唱節目的導演邀請陳湧海參加節目,“你有一個夢想,我來幫你實現這個夢想。”他想都沒想就回絕了。“我的工作和業余生活是涇渭分明。科研與音樂都是我的熱愛,它們各有各的樂趣,但與名利無關。”
                  
                  最近,“搖滾大仙”竇唯發了新專▓輯《山水清音圖》,吉他手陳湧海的名字赫然在目。大家忍不住嘆服,這個研究納米、量子的科學家嚴謹成熟的外表下始終深藏著一顆激情澎湃的赤子之心。
                  
                  左手科研,右手音樂。當許多人在喧囂的現實生活中迷失自我,找不到人生的樂趣時,跨界博導陳湧海用自己的選擇告訴我們:“固守初心,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生活才是有趣而精彩的。”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